忍冬

主更魔道,新晋叶粉。杂食,博爱党,偏爱曦澄,什么cp都可能更,随缘更文
随心随性,若能结个良缘,也能好聚好散

【原创】谋归(十二)

  三人进了监察寮,里面的景象惨烈无比。庭院里,满地都是尸体。而且不止庭院,连花丛、走廊、木栏、甚至屋顶上都堆满了尸体。那些尸体全都是温家的门生,个个死状惨烈,死法千奇百怪。

  江澄猛然意识到什么,回头与江烨对视一眼,后者冲他点了点头,目光中满是难以抑制的兴奋。

  江澄眼里的森然立刻化为了狂喜,他不动声色地握了握拳,跟在蓝忘机身后,进了温晁的屋子。

  屋子里只剩下一具女尸,口里塞着半截凳子腿,江澄把这具女尸扭曲的脸翻过来,盯了一阵,认出是王灵娇,冷笑一声,抓住那凳子腿,猛地往她嘴里一塞,生生把剩在外面的半截也捅了进去。

  蓝忘机发现门上贴的符篆有异,回了姑苏一趟,第二天才赶上向岐山方向追杀温晁的江澄和江烨。

  三人随情报一路北上,每过一地,都能听闻当地出现了惨死怪尸。

  江烨原先看书时不觉有多恐怖,可是,当他真正看到那些扭曲的人脸和血腥的尸体时,满心都是森然,胃里也有些翻腾。

  追至第四日深夜,他们终于在一个驿站发现了温若寒的踪迹。

  三人翻上屋顶,透过瓦缝往里望去。

  温晁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着实把三个人给恶心了一番,江澄压下心中恨意,按着腰间的三毒,死死盯着里面,准备伺机而动。

  忽然,楼梯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

  “咚、咚、咚——”

  一声一声清晰无比,仿佛踏在了人的心上,在这样阴寒的夜里显得尤为突兀。

  江澄和江烨屏住呼吸,有个人慢慢地走上楼来,一身黑衣,身形颀长,腰间一管乌漆漆的笛子,负手而行。

  他悠悠走上了楼梯,微笑着回过头,露出一张明俊的面容。那张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,俊美却苍白,让人看了只感觉周身发冷。

  是魏无羡。

  蓝忘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,按在避尘上的手微微有些颤抖。江澄差点当场站起来,还好江烨按住了他,两人对视一眼,皆是狂喜之色。

  江烨心道:真帅,夷陵老祖出场果然霸气!

  他早就想亲眼目睹这一幕了,如今终于算是达成了心愿。只是,他心里却隐隐约约有一种怅然若失之感,一时竟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。

  屋内,眼看着温逐流要扑向魏无羡,蓝忘机神色一凛,一掌拍碎瓦顶,飞身挡在温逐流和魏无羡之间。江澄甩出紫电,绞上温逐流的脖子,呼呼地在他颈上缠绕了足足三道, 猛地一提,将他吊了起来,悬在空中,当场便传出“喀喀”的颈骨断裂之声。与此同时,魏无羡瞳孔一缩,拔出腰间一只笛子,旋身站起,原本在撕咬温逐流的鬼童与青面女迅速退至他身侧,警惕地望着来人。     

  江烨落到江澄身旁,兴奋道:“大师兄,是我们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  他这么一说话,魏无羡眼中原本的复杂情绪忽然淡了许多,但声音还是带着几分阴冷:“六师弟?你还活着?”

  江烨道:“我命大,逃了出来。”

  蓝忘机一语不发,目光始终锁定在魏无羡身上。

  江澄摸了摸腰间的随便,本来说好等他出现就将剑还给他的,可他却忽然犹豫了,想来想去还是以后再说吧。他走到魏无羡面前,拍了他一掌,道:“臭小子!你跑哪里去了!我找你找了这么久都没消息,不是说好了在那个破镇子汇合吗?我等了五六天,都没见你的影子!”

  魏无羡愣了一下,随即也一掌拍了回去,道:“哈哈,一言难尽,一言难尽!”

  江澄用力抱了他一下,又猛地推开,喜中有怒:“你也不说早点回来,我这三个月忙得头都大了!”

  魏无羡道:“我这不是才刚出来嘛,想着先杀几只温狗给你减轻点负担。对了,江叔叔和虞夫人他们……真的被人救出来了吗?”

  江澄道:“是真的,他们死里逃生,现在挺好的,倒是你……”他看了一眼蓝忘机,觉得有外人在不太方便,于是道:“算了,回去再说吧,回来就好。”

  魏无羡也道:“嗯,回来就好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真没想到,江叔叔他们能活着回来,我一开始听到消息还有些不敢相信。不过只要他们能回来,怎样都是好的。”他眼中有微光浮动,上挑的眉梢似乎比方才多了几分明俊的风采。

  蓝忘机忽然道:“魏婴。”

  魏无羡这才发觉自己还没有跟蓝忘机打招呼,于是侧首道:“含光君。”

  江烨见势不好,连忙道:“含光君,如今任务已经完成,就请交给我们吧,接下来就是私人恩怨了,场面可能不太适合你旁观,烦请回避一下。”

  江澄微微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江烨把逐客令下得这么明显,也是为了不让蓝忘机和魏无羡起冲突。毕竟姑苏蓝氏家风向来排斥邪魔外道,况且蓝忘机本就讨厌魏无羡,二人一见面就打起来总归是不好的。

  江澄也道:“是啊蓝二公子,这几日奔波辛苦了,早些回去休息吧,接下来交给我们便可。”

  蓝忘机却盯着魏无羡,道:“我想问清楚,你是用什么方法操控这些阴煞之物的?”

  魏无羡嘴角的弧度锐减,江烨又道:“含光君!我家大师兄就刚回来,有什么想问的以后再说吧。两位师兄,温晁和温逐流就交给你们了,我去送送含光君。”他转向蓝忘机,伸手道:“请。”

  江澄冷声道:“慢走。”

  魏无羡没说话,只斜眼睨了他一下。

  江烨又道:“含光君,请。”

  蓝忘机握着避尘剑柄的手指骨节有些发白,半晌,才静默着转身,下了楼。

  出了驿站,江烨缓和了语气,道:“抱歉,方才有些失礼了,我知道你在担心大师兄,但现在不是时候。”闻言,蓝忘机转头看向了他,似乎有些诧异。

  江烨继续道:“早前我便听师兄说他与你感情颇深,想来你肯定是不愿看到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。其实他并非故意修炼邪魔外道,而是有苦衷,至于有何苦衷,现在还不能同你说,以后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。他才刚回来,你要是二话不说就把他带回姑苏的话,他肯定不乐意,以为你要罚他。所以,与其闹的不愉快,倒不如先把这事放一放,等到他静下来了,你再好好同他讲一讲。”

  蓝忘机怔了一下,道:“你如何知道我想将他带回去?”

  江烨笑着道:“胡乱猜的,没想到还真让我给说中了。我想以含光君对我家大师兄的关心程度,想把他带回去也不稀奇吧。”

  蓝忘机移开了目光,平视前方,道:“没有。”

  江烨道:“射日之征还未成功,他们心里都还憋着一股报仇的劲儿,等到这段时间过去了,我们自然会劝解大师兄去云深不知处修身养性,到时还望含光君多多关照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可修炼此道终究不妥。”

  江烨道: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不过你放心,我们会看好他,不会让他出事的。”

  寒风里,蓝忘机抬头看了一眼楼上,里面传来几声尖利的惨叫之声,他终是微微蹙了蹙眉,跟江烨道了别,向着姑苏的方向走去。


不会画画但是……忍不住想画喜欢的人(和cp),鼠绘,求轻喷_(:ᗤ」ㄥ)_


【原创】谋归(十一)

  江澄愕然道:“温情温宁?他们在那里干什么?那我的金丹哪里来的?”

  江烨用尽量平缓的语气道:“你的金丹,其实是大师兄的。他让温情把自己的金丹剖给了你。”

  这一记重锤让江澄整个人都懵了,半晌,他才霍然起身道:“不可能!金丹怎么能剖给别人!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!!”

  江烨道:“怎么不可能。温情可是岐山温氏最好的医师,虽然此前从来没有人真的做过这种事,那也不代表不能做成。就像我来到这个世界,这么离谱的事情都发生了,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。况且她早就做过这种设想,只是一直没有实践过而已。师兄,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,等到大师兄回来问问他便可知道。”

  江澄捏紧了双拳,满脸的不可思议,一时之间,百般滋味涌上心头。他心里乱糟糟的,像是有一团乱麻困着他,而他越挣扎便越是被束得紧,让他痛苦不堪几近窒息。原先他还对魏无羡存着一点若有若无的恨意,而现在,那股恨意在体内那颗金丹的面前,却怎么也无法再理直气壮地冒出来。

  没想到,这颗金丹还是回到了他体内,只是,那不再是他自己的金丹,只是他以后再也无法理直气壮地将所有成就归功于自己的努力。

  他知道,不一样的。

  江烨知道江澄一时无法接受,这件事终究会成为一道坎,横亘在他心里,但是,反过来想,这也能成为一个让他们俩关系不至于变坏的理由,到时候魏无羡回来了,修了魔,江澄也就不会再怪他,因为他知道,那是被逼无奈的。而只要江澄的态度软化了,他们就还能像从前那样,云梦双杰就会一直在。

  江烨走过去,拍了拍江澄的肩膀,道:“师兄,你不用太过纠结的,都是一家人,不必计较那么多,只要到时候大师兄回来了,你好好跟他谈一谈,以后多担待他便好。”

  江澄直勾勾地盯着他,眼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:“那他呢?他没了金丹,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说过了,他会修魔。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好在他找到了第二条路。”

  江枫眠道:“原来阿婴修魔是因为没了金丹吗?”

  江烨道:“可以这么说吧,不然放着好好的阳关道不走,他干嘛要去走那阴沟里的独木桥?”

  听到这句话时,虞夫人的脸色变了变,当初她骂魏无羡时,便说过类似的话,没想到如今却一语成谶,而原因却是为了救他的儿子。

  江烨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道:“如今我们既已聚齐,就尽快回去吧,这里未必安全。”

  江枫眠道:“走吧。”江澄没说话,只摸了摸腰间的随便。江烨低声道:“师兄,晚上一起喝一杯如何。”

  江澄点了点头,眉间郁色却未减,只默然跟上前去。

  江枫眠夫妇回去后,为免闲言碎语,江澄对外宣称他们是从尸堆里被人救回来的。

  晚上,凉风习习,月色如练,江烨踩着碎石子路来到约好的亭子里,江澄早已等在那里,面前的石桌上还放着几坛酒。

  江烨把酒放下,给两人满上,道:“师兄可有什么想问的,我能解答的都会告诉你。”

  江澄拿起酒杯,仰面饮尽,道:“好,痛快!我问你,你所说的故事里的我们,原本会是怎样的?”

  江烨抬眸看他,道:“你真的要听吗?”

  江澄道:“说吧。我能接受。”

  江烨道:“莲花坞覆灭,江叔叔和虞夫人惨死,你重建了云梦江氏,大师兄回来后你们并肩参与射日之征,最终胜利,但……因为一些事情,金子轩和师姐双双死去,只留下了他们的孩子,大师兄受围剿后死去,多年后被人献舍得以重归于世,但你们之间矛盾太多,终成陌路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!”江澄愕然道:“你说阿姐她……为什么,因为什么事?谁干的?还有魏无羡,他怎么会被围剿?”

  江枫眠和虞紫鸢的结局他能猜出来,但是,江厌离和魏无羡是他万万没想到的。

  江烨道:“师兄,你先别激动,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谈的事,但是,你要保证,不能说出去。”

  江澄闷了一口酒,沉声道:“那是自然,所以,可以解释了吗?”

  江烨道:“首先,关于师姐………”

  两人一直聊到深夜,月亮前的云层聚了又散,远处的灯火也已消失不见。这两人说是来喝酒,结果这么久过去了,坦中的酒却没下去多少。

  末了,江澄手里紧紧捏着酒杯,沉默良久,道:“谢谢。”

  凉亭投下的阴影凝在他的眉梢上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  顿了顿,他又道:“谢谢你救下我爹娘,还做出这么多努力。”

  江烨道:“我既然此生姓了江,又从小受你们的照顾,这些就都是我应该做的。只是,师兄莫要忘了今日同我说过的话和答应我要做到的事。”

  江澄道:“放心,绝不会忘。”

  之后的两个月里,江澄在姑苏蓝氏的相助下收复了云梦,聂明玦更是勇猛无比,将温若寒的长子斩首,顺利收复了河间。

  这日,蓝曦臣分配过来任务,要蓝忘机与江澄带人合力夜袭温晁。

  自从上次匆匆一别后,江澄已经很久没见过蓝曦臣了,以前都是蓝曦臣来支援,但那次以后便都是蓝忘机来。江澄心下以为蓝曦臣还在为上次他扯他抹额的事生气,但转念一想,蓝曦臣向来心胸大度,待人宽厚,应该不至于为那么点事计较到现在。

  江烨听说这次的任务后,立刻要求同去。当晚,两人带着一批门生去与蓝忘机汇合,各自打过招呼后便御剑向温晁藏身的监察寮飞行。

  路上,江烨在后面清楚地看到,蓝忘机扫了扫江澄腰间的随便,又转回了目光。

  半晌,他才平视着前方,一派肃然,道:“魏婴还没出现?”

  江澄看了他一眼,似是奇怪他为什么忽然问起魏婴,答道:“没有。”他看了看腰间的随便,道:“他回来了一定会来找我,出现了我就把剑还给他。”

  江烨在心里吐槽道:这个时候的蓝忘机还真是纯情,哈哈哈哈哈……不过,江澄也真是的,怎么这么迟钝,蓝忘机明明在关心魏无羡,这都看不出来,啧,真为蓝曦臣以后感到担忧。

  未过多久,众人便来到了监察寮,还未进门,便觉阴气四溢,怨气横生,蓝忘机目光一凝,江澄则皱起了眉头,而江烨却很兴奋,因为他知道,魏无羡回来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之后(众人谈恋爱时)江烨可能比较爱吐槽,你们喜欢看江烨吐槽吗?不喜欢的话以后就尽量减少 _(:ᗤ」ㄥ)_


【曦澄】江澄生贺/半论坛体

小小的番外

某论坛私聊界面
  
心悦澄兮:你好,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你跟阿澄什么关系?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“阿澄”是谁?
  
心悦澄兮:不用再隐瞒了,我从他手机上看到“晚风低吟”了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你居然偷看他手机?
  
心悦澄兮:我是不小心看到的,并不是故意的。
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这样,你先把你照片发过来我看看,我再告诉你我俩啥关系
  
心悦澄兮:[图片]jpg.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[惊]/你你你……你是蓝湛的哥哥?

心悦澄兮:没错,你认识我弟弟?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是啊,我是他的好朋友,哈哈哈哈。

心悦澄兮:那还真是巧,他前几日刚从国外回来,改日你叫上他一起来我这里吃饭,我在这边开了一家餐厅。对了,你跟阿澄他……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我是他表哥[滑稽]/,话说你居然会喜欢上江澄这小子,他脾气那么臭,你能受得了他吗?
  
心悦澄兮:阿澄挺好的,只是很多时候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
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那你可要好好对他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
  
心悦澄兮:那是当然。还有一件事,其实我没看他手机,所以,感谢告知。^_^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………………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大哥,你这也太坑了吧!
  
心悦澄兮:抱歉,我也只是想看看,阿澄他对我是什么心意。既然他知道我在想办法追他,还不排斥我的行为,那就说明他也喜欢我的。^_^
  
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:○| ̄|_你开心就好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微信聊天界面

江澄:魏无羡你给我死出来!
 
魏无羡:干嘛[弱小可怜又无助]jpg.
  
江澄:说,是不是你告诉他的!
  
魏无羡:真不是我故意要说的,不信你看
           [图片]jpg.(聊天记录)

江澄:………
  
魏无羡:[骚不过骚不过]jpg.
  
江澄:[被安排的明明白白]jpg.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蓝大:你大哥永远是你大哥,傻白甜什么的都是假的

【曦澄】江澄生贺/现代pa/半论坛体(四)

  两人用完餐,蓝涣拿出一个黑色礼盒,打开后递到江澄面前,里面放着一款银白色的男士手表,并无太多修饰,却显得优雅贵气。
  “阿澄,送给你,生日快乐。”
  江澄放下手中的茶杯,抬头看到蓝涣温柔的眼神,又看了看手表,犹豫着要不要接。
  他知道这手表所代表的心意,也知道它有多珍贵,正因为如此,他也从一开始一直担心到现在,一方面担心蓝涣只是说着玩玩,另一方面又担心蓝涣是来真的,那自己到底要不要接。
  没想到,蓝涣真的肯送给他这样的礼物,而此刻,他的心里还是没有答案。
  其实他也挺喜欢蓝涣这个人的,但是,他之前没有谈过恋爱,现在有种莫名的担忧。
  纠结片刻,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接了礼物,道了一声谢谢。
  就把它当作普通礼物吧。
  谁知,下一刻,蓝涣却笑着对他说:“拿了我的东西,可就是我的人了。阿澄,我喜欢你,做我男朋友吧。”
  江澄大脑当场死机。
  “什么叫拿了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人了?”江澄心想,这什么神逻辑!
  蓝涣不疾不徐道:“阿澄不是知道那礼物的用意吗?”
  江澄装傻:“什么用意?我不知道啊。”
  蓝涣笑意越来越深:“ ‘晚风低吟’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,是阿澄自己取的吗?”
  这……怎么会???他怎么会知道的???
  完了,马甲被扒了,我该怎么办,在线等,这次挺急的!
  好吧,江澄决定再挣扎一下:“什么‘晚风低吟’,我怎么可能会取这么难听的名字!”
  蓝涣起身,走到江澄身旁,双手撑在他的座椅上,把他环在内侧,慢慢逼近。
  江澄心如擂鼓,盯着那双深色的眼睛,里面温柔款款,仿佛盛着一弯鸿泉。
  “你也喜欢我,对不对?”蓝涣胸有成竹。
  “你就这么自信?”江澄还在死撑。
  “那你敢不敢让我做个试验证实一下我的猜想?”
  “什么试……唔………”江澄话还没说完,嘴唇便被堵住了。
  那人的温软的唇瓣紧紧贴着他的,带着茶香的舌头趁他不注意,轻轻松松便撬开了牙关,闯入他的口中。当对方的舌尖触到他舌头的那一瞬间,江澄才如梦初醒,脸上顿觉火烧一般,他想推开他,但双手绵软无力,不听使唤。
  蓝涣吻技有些生涩,但对付江澄却是足够了,两人缠绵了好一阵,蓝涣才依依不舍地退出来在他嘴唇上亲吻几下,又将头凑到他的胸口,微笑着说:“阿澄,你心跳得好快啊。你看,它多喜欢我。”
  江澄愣愣地看着贴在胸前的脑袋,霎时间血气上涌,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。
  蓝涣站起身,伸出手,道:“你好,男朋友。”
  江澄极不情愿的样子:“谁是你男朋友!”
  蓝涣笑道:“我要去喂那些流浪狗了,一起吗?”
  江澄没吭声。
  蓝涣端起蛋糕往外走,江澄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,冷哼一声,起身跟着不远处的身影向外走去。
  这家店的位置并没有在市中心繁华地带,附近也多民居。店的旁边有一条幽深的小巷,小巷尽头是一堵墙,路边的灯光刚好能照进小巷的深处。
  江澄走了没几步,便看到巷子的尽头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,蓝涣刚一过去,便有三条小狗摇着尾巴迎了出来。
  蓝涣蹲下身子,将切好的蛋糕放到地上的一个大盘子里,那几只小狗纷纷凑了上去。
  江澄站在后面看他,淡淡的灯光将那人的轮廓镀上一层柔边,教人越看越觉得岁月温柔。
  蓝涣站起来,回过身,眉眼温和,俊美无双,江澄的心剧烈地跳了一下,他忽然上前去,一把将蓝涣按在墙上,勾起唇角道:“美人,应该说你是我的才对。”
  蓝涣怔了一下,随即抱住他,一翻身,将他压在墙上狠狠吻了上去。

end

或许会有小小的番外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闲聊】上周末出去玩的时候,跟我同学去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公园,看到一对老人在喂猫,那些猫猫们都跟他们很亲近,他们说那个公园里有70多只流浪猫,他们每天都会去喂,坚持了七年多了,几乎风雨无阻,(花了好几十万了),感觉他们真的特别好,别说其他方面的投入,光是能坚持下来就很不容易。然后我就想,当蓝涣和江澄老去,当他们不再忙碌,或许也会手牵着手,带着猫粮狗粮,一起去公园里喂养,共同享受那份小小的欢喜,在彼此的陪伴中度过温柔的时光。
啊,他们真好。 (*ˇωˇ*人)

【原创】谋归(十)

  几人沉默了一阵,江烨知道他们不可能这么轻易地相信,毕竟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  江枫眠道:“……你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所说的话?”
  江烨连忙道:“有,我知道大师兄何时会回来,我也知道他回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。还有……”他把目光放到江厌离的身上,“我知道,师姐最后会和谁在一起。”
  目前他能盖棺定论的,也只有这些了,而且这些都与他们息息相关,其他的还真不好说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  江澄一听有魏无羡的消息,立刻追问道:“你是说,魏无羡他……他能回来?”
  江烨道:“放心,大师兄他会没事的,不出两月,你必能见到他。只是他会有些变化。”
  江澄道:“什么变化?”
  江烨有些犹豫,但为了让他们相信他,还是说了出来:“他会修魔。”
  江澄睁大了双眼:“修魔?你是说,他会走邪魔外道?”他顿了顿,道:“为什么?”
  江烨道: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恕我现在还不能说。”
 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,江厌离忽然道:“那我呢?你刚刚说,你知道我会跟谁在一起,他是谁呀?”其实她方才就想问了,只是她怕答案是自己不想看到的那样。
  江烨微微一笑,道:“自然是师姐心里的那个人。”
  江厌离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是谁?”她问完之后又忽然反应过来,江烨大概真的是什么的都知道的。
  江烨笑道:“师姐,你做的饭最好吃了,以后等遇到金子轩,可以尝试给他做饭吃,一定能把他的心给拴住。”
  江厌离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想了想,这个方法或许真的不错,于是笑道:“那谢谢小师弟了。”
  “那你跟温晁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江枫眠沉声道。
  “我曾经在无意间撞到过他,那时他在外夜猎受了伤,不知被哪个好心人救了过来,我路过的时候他正喃喃着要水,我就给了他一口水喝。他睁开眼睛看到我,以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,我问他叫什么,他报了名字我才知道他就是温晁,我当时就想把他一剑捅死来着,后来转念一想,就算没了他,温若寒也还是会想吞并其他家族,之后的事还是会发生,他不过是温若寒的其中一个儿子。于是我就没说穿,以他救命恩人的身份自居,用‘施恩’的方式来换取他对我的信任。”
  “再后来,温晁来莲花坞的时候,王灵娇让下人把我扭送到了他那里,他认出了我拿着的信物,我假意屈服于他,说要追随他,但温晁那种人怎么会因为一点恩情就那么容易相信我,于是他让我随他去杀云梦江氏的弟子,并亲手杀掉虞夫人。我按着他所说,但其实我出手时均堪堪避开了要害,只能让人疼晕过去,还好当时比较混乱,无人顾及我的动作。”
  “大战过后,我借着清理尸体的由头,将夫人带了出来,去后山上与我父亲他们汇合。至于我父亲他们,自然也是我早早便拜托他们的。后来的事情,你们也都知道了。”
  他说了这么久,嗓子都有点干了,也不知道这些说辞他们会相信几分。
  江澄蹙眉道:“既然如此,你早就知道我爹娘没死?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  江烨微笑道:“师兄,我要是早早告诉你了,你还会那样拼命吗?人多少都会有些依赖心,不那么早告诉你,岂不是能让你更好地将自己的才能展现出来。”
  江枫眠温声道:“阿澄,你做得很好。”
  江澄的眼睛亮了亮,嘴角轻轻勾起,道:“谢谢父亲。”他不知多久都没听到过父亲夸自己了,本以为会天人永隔,再也没有机会了,没想到还能在这种时候听到他的一声夸奖。
  就在此时,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,就是他母亲这么久也没说一句话。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虞夫人,后者神情有些怔忡,不知在想什么。
  江澄把手上的紫电摘下来,递过去道:“阿娘,给。”
  虞夫人愣了一下,伸出手去,然而她的手指还没触碰到紫电,便又收了回去。
  “阿娘?”
  虞夫人道:“既然已经给了你,就是你的东西了。况且……我现在也用不了它。”
  江厌离道:“阿娘被温逐流化去了金丹,用不着的,阿澄你就收着吧。”
  江澄微微睁大眼睛,半晌,才恨声道:“这个温逐流,我定要取他狗命!阿娘,你……”
  虞紫鸢道:“你这是什么样子,难道我没了金丹,就不能上阵杀温狗了吗?!别瞎担心。”
  她面色有些苍白,想来应当是之前受伤太重,但说话依旧中气十足,看得江澄一阵鼻子发酸。他知道虞紫鸢表面上这样说,但心里一定会在意的,要知道,金丹对于修仙之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,更何况虞紫鸢向来强势,如今又正值报仇之际,金丹应当更是显得尤为重要。
  忽然,江澄想起了自己的金丹是怎么来的,于是连忙道:“阿娘,其实我的金丹也丢过,当时我被温家的人抓了起来,化去了金丹,后来魏无羡带我去找她母亲的师父抱山散人,替我修复了金丹。我还记得那座山在哪里,我们去好好求求她,或许她也能帮阿娘再补回金丹呢!”
  虞紫鸢道:“真的吗?你说你能找到抱山散人?”
  江枫眠奇怪道:“阿羡怎么会知道抱山散人在何处呢?”
  江澄道:“是真的,我的金丹就是她替我修复的!”
  江烨皱了皱眉,道:“师兄,你先别激动,其实……根本就没有什么抱山散人。”
  本来江烨没打算这么早告诉江澄金丹之事的,但是,既然已经这样了,他觉得,与其给了他们希望再夺回去,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们知道,根本就没希望,让他们直接接受现实。而且看样子,虞紫鸢并没有因为失去金丹就消沉怠滞,反而还是那个气势强硬的虞夫人。
  江澄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没有抱山散人?”
  江烨道:“也不能说没有,世上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,但是,给你修复金丹的,根本不是她,而是温情。”
  江澄迷茫道:“温情?你在说什么?明明是魏无羡说……”
  “大师兄是骗你的。他根本不记得什么抱山散人,那座山是他随便找的一座山,山上当时只有他和温家姐弟。”

【曦澄】江澄生贺/现代pa/半论坛体(三)

  253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你们刷的好快,我都有点跟不上了。对了各位,我还想问个问题,后天就是他生日了,他要回家过,所以我想明天晚上约他出去,给他一个惊喜,计划我已经想好了,但是,我纠结了很久,不知道该送他什么礼物,请问各位有什么建议吗?
  
  254L 软妹
  送玩偶!!!送一只超大的狗狗玩偶,他一定会喜欢(/≧▽≦)/~
  
  255L 楼上的泥垢了
  你觉得一个大男人会喜欢玩偶???
  
  256L 软妹
  嘤
  
  257L 连霏LF♂
  送求婚戒指怎样 ̄▽ ̄
  
  258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是不是有点太唐突了?
 
  259L 连霏LF♂
  我就随口那么一说,你还真考虑了啊!
  
  260L 一世长安·莫念
  楼主你也太心急了吧,人都还没追到手,就想送戒指了hhhh
  
  261L 吟吟游人
  哈哈哈哈你们就别欺负楼主了,我觉得男生的话送钱包比较好
  
  262L 一条鱼
  钱包太俗了,而且这可是人家的心上人,怎么能送那么普通的东西呢
  
  263L 大事
  同意楼上,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,一定要送有意义的
  
  264L 冒泡
  冒个泡,溜了
  
  265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我本意就是想送有意义的东西,最好是独一无二的
  
  266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独一无二……我记得有那种一生只能买一次的婚戒,其他东西不知道有没有,楼主你可以查一下
  
  267L 澈澈
  楼主不用查了,我知道有一款YAMO手表,全称是You are my only,手表背面会刻上购买者和收礼者的画像,去购买时需要带上身份证,每个人只能买一次,由于有双方的画像,也就只能送给一个人。不过这个公司是刚上市没多久的,目前只有一个卖点,地址在b市xx大厦旁边
  
  268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感谢楼上!我明天过去看看,希望能顺利找到 ^_^
  
  269L 捶你胸口
  哇,听起来好浪漫啊,你是我的唯一诶,楼主这么爽快就决定要把自己的唯一给了他,是个痴汉没错了 (´▽`)
  
  270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好了,礼物的事情解决了,楼主再来跟我们透露一下你的计划呗 [星星眼]jpg.
  
  271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这个……恕我暂时不能透露 ^_^
  
  272L 软妹
  唉好吧好吧,既然楼主小哥哥不想说那就先别说了吧。
  
  273L 世界辣么大
  但我还是想知道啊怎么办
  
  274L 楼上泥垢了
  那你想吧
  
  275L 世界辣么大
  你无情,你冷酷,你无理取闹
  
  276L 盲生
  其实我更想知道,今晚楼主还会不会去小澄房间睡 [滑稽]/
  
  277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我刚刚才洗完床单,把被子晾出去,还没干,所以…… ^_^
  
  278L 大事
  佩服佩服 _(:ᗤ」ㄥ)_
  
  279L 一世长安·莫念
  楼主好心机,不过我喜欢 [滑稽]/
  
  280L 枝秋
  哎呀,这样抱几天,说不定他就习惯了,舍不得楼主你了hiahiahia
  
  281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感谢各位的帮忙,我先撤了,他回来了。
  
  282L 兔兔
  挥挥~
  
  283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啧
  
  284L 楼上的泥垢了
  哈哈哈哈楼上估计目瞪狗呆
  
  285L 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别跟我提狗!!!!!!!
  ……
  晚上,江澄看着再一次抱着枕头出现在自己门前求收留的巨型白熊,有些头疼。
  啊,老有人想爬上老子的床占老子便宜,但自己似乎还不太想拒绝怎么办,在线等,不太急。
  理所当然的,两个人又愉快地(划掉)在同一张床上度过了一晚。
  第二日,蓝涣请了假,去了一趟b市,找到了那家店。
  晚上,他带着江澄去了他开的那家餐厅。
  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餐厅,特色菜繁多,据说请来的厨师也是一流水平,占地面积不是很大,但装修却很精致,环境舒适典雅,店内装饰多古典画卷与山水泼墨画,桌面雕刻有繁杂精细的古朴花纹,椅背为白色镂空玉兰花图案,步入其中,仿佛漫步于悠悠古馆,而一侧透明的落地窗里映出的现代建筑又让人觉得有些恍惚,似乎身处时光的交界点。
  虽然这里消费昂贵,但每天还是有不少人慕名而来。
  江澄刚一进门,店里就响起了轻柔低缓的音乐——是生日快乐歌的背景乐。放眼望去,一个人也没有,只在一处靠近落地窗的暖黄色的灯光下,摆放着一个浅紫色的蛋糕,上面开满了奶油做的白玫瑰。
  蓝涣将他引到座位旁,两人入了座,江澄这才看到蛋糕上还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:阿澄,生日快乐。
  那称呼有些肉麻,让江澄感到脸上有点发烫,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问道:“那字谁写的?”后面还有两个字(好丑)强忍着没说出来。
  蓝涣一边往上插蜡烛,一边笑道:“我写的。蛋糕也是我做的,阿澄一会儿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  江澄有些怀疑蓝涣的厨艺:“你做的啊……”
  蓝涣看出了他的小心思:“我专门跟一个蛋糕师学过的,学了很长时间,应该不会太难吃。”
  江澄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,蓝涣插完了蜡烛,眉眼温柔道:“阿澄,许个愿吧。”
  江澄抱起双手,闭上眼睛,烛光映在他的脸上,为他冰冷的眉梢添了几分柔和。
  片刻后,他睁开双眼,吹出一口气,那些火光似乎旋转着跳动了一下,旋即熄灭,变成了一缕缕白烟,隐于灯光之中。
  “阿澄,生日快乐。”蓝涣微笑着说道。
  “谢谢。”江澄也露出一个笑容,但是,这温馨的氛围还没维持几秒钟,他便煞风景地吐槽道:“不过,你能不能别叫得那么腻歪,我一个大男人,那样叫多难听。”
  “………可是我喜欢这样叫你。”蓝涣委屈。
  “你喜欢我不喜欢。”江澄坚持不服软。
  “那好吧,阿澄。”蓝涣无奈。
  “………”江澄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,心想,算了,他爱咋地咋地吧。
  蓝涣给他切好蛋糕,江澄尝了一口,发现味道不错,甚至比平常的蛋糕店卖的那些还要好吃,看来蓝涣确实是下过功夫的。
  那蛋糕有点大,两人吃了一会儿没吃完,江澄觉得怪可惜的:“你怎么不做得小点儿,还剩这么多,难道要扔掉?”
  “当然不是了,不能浪费粮食,巷口有几只流浪狗,一会儿我们可以去喂给它们吃。”
  “好。”
  这时,有一名侍者端着几盘菜送了上来,两荤两素,还有一碗莲藕排骨汤。
  江澄看到那碗汤,心情有些复杂。
  前几天蓝涣给他做的那碗咸掉牙的汤至今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  “这……不会也是你做的吧?”江澄犹豫着问道。
  “嗯。阿澄别担心,上次只是个意外,这次我让人事先尝过的,不会那么咸了。”蓝涣连忙解释道。
  江澄先盛了一口汤,尝了尝,味道还行,比上次好太多了。他放下勺子,又尝了几口菜,发现菜还挺好吃,于是放下心来,总算不用再像上次那样硬吞下去了。
  蓝涣小心地问道:“怎么样,阿澄,好吃吗?”
  江澄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想不到你进步这么快。”
  蓝涣微笑道:“好吃的话我就再去多学几道,以后天天做给你吃,这样我们就不用每天吃外面的饭了。”
  江澄含糊地应了一声,低头专心吃饭。

【1105】江澄,生日快乐,你永远是我的心头好

【曦澄】江澄生贺/现代pa/半论坛体(二)

   两人吃了饭,蓝涣收拾好碗筷后,又去洗了个澡,回到房间里,拿起桌子上放的一杯水,犹豫片刻,朝着床泼了上去。
  噫,真惨。
  片刻之后,他抱着枕头敲响了江澄房间的门。
  江澄刚刚说了他要打游戏,估计没听到,蓝涣在门口守了片刻,想起来江澄之前跟他说的话“要是我在打游戏听不到敲门的话,你直接进来找我就行,用不着外面干等着”。于是他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最终选择转动门把手,走了进去。
  果然,江澄正戴着耳机打得激烈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蓝涣。
  “魏无羡,我说你就不能快点吗?!磨磨蹭蹭的,我都快死了!”
  蓝涣看着气急败坏的江澄,莫名觉得他很可爱。
  几分钟后,江澄摔了耳机,喃喃道:“真是的,一点默契都没有。”
  就在此时,他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:“江澄,我……”
  江澄被吓得一激灵,回头看到蓝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,嘴角噙着浅笑,眉目温和俊雅无双,穿着一身白熊样式的连体睡衣,再配上他本就白皙的皮肤,整个人都白得发亮。他微微睁大眼睛,半晌,才憋出来一句:“蓝涣,你多大了?”
  蓝涣的笑容似乎有那么一刻要碎裂:“我这样,不好看吗?”
  不知为何,江澄从这语气中听出一点委屈来。他咳了一声,说道:“也没有,就是有些幼稚。”
  眼看着蓝涣的眼神变暗了,江澄连忙转移话题:“对了,你来找我什么事?”
  蓝涣这才想起来自己主要的目的:“我……我不小心把床给弄湿了,能不能来你这儿睡一晚?”
  然而江澄不解风情:“你去沙发上睡不就好了?”
  蓝涣:“……”
  江澄见他明显有些犹豫,最终还是道:“算了,你去把被子也拿过来,一起挤挤吧。”
  蓝涣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但他努力抑制着嘴角上扬,装作一幅愁容满面的样子,说道:“可是,我被子也湿了,能不能……”
  江澄有点不太想答应,但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,否则就显得他太不通情达理了。
  “行吧,那就一起吧。”
  两个“吧”字,可以看出这话说的是有多勉强了。
  然而蓝涣一点也不在意,反而因为计划通而暗自高兴。
  江澄躺下的时候心想,幸好这床是双人床,不然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块儿要挤死。
  黑暗中,蓝涣偷偷侧过身去,盯着江澄的后背看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还是毫无困意,反而越来越精神。
  江澄的呼吸声慢慢变得均匀起来,蓝涣轻轻叫了一声:“江澄。”无人应答。
  须臾,他又叫了一声,“阿澄。”
  静谧的夜里只有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。
  他轻轻地把手臂伸过去,环住了江澄,把他围在自己怀里。他的鼻尖触到了江澄的发丝,于是连呼吸都沾染了清新好闻的发香。
  半夜,江澄迷迷糊糊地感觉身旁有毛茸茸的东西,摸起来柔软光滑手感上佳,更重要的是,抱起来似乎刚刚好,挺舒服,于是便可劲儿往那边蹭。
  第二天,江澄醒来后发现,他整个人都在蓝涣的怀里。
  他差点抬腿一脚把人给踹下去,幸好蓝涣的腿压着他让他动弹不得。
  嘶,腿好麻。
  江澄绝望地抬头看看,发现蓝涣还睡着。
  他看了一阵,悻悻然挪开了眼。别说,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,离这么近看也还是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。
  说起来,他被一个男人抱着,居然一点都不反感,而且……他在看到这个人真的穿上这身睡衣来找他时,心里居然还有一丝窃喜。
  原来那个傻乎乎的楼主真的是他啊,还起那么肉麻的名字,被发现了还不自知,真蠢。江澄心想。
  如果他肯伸手摸一下自己的嘴唇,就会发现,两侧的嘴角正在微微上扬。
  其实江澄不知道的是,蓝涣早就醒了。只是心上人在怀的感觉太美好了,让他舍不得醒过来。
  过了一会儿,江澄腿麻得不行,想要尝试着轻轻把腿抽出来,然而他一曲膝,不小心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。
  “………”
  真他喵的尴尬。
  蓝涣猛然睁开了眼,一脸无辜地看着江澄。
  江澄耳根刷地红了一片,但面上却不显,还故作镇定:“咳,抱歉。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  蓝涣眨了眨眼睛,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: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的。”
  江澄眉尖抽了一下:“那你能放开我了吗?”
  蓝涣连忙松开了手臂,坐起来道:“对不起。”
  江澄见他还没有动弹的意思,便开始出口赶人了:“你不回你房间吗?”
  蓝涣这才反应过来:“回,这就回。”
  两人收拾一番便各自去上班,晚上依旧是蓝涣先回到家,他下班比较早,但江澄就比较忙了,通常都是八点以后才回来。
  他回来收拾一番,登上论坛,准备看一下自己楼里现在如何,而且后天就是江澄生日了,顺便问一下大家给他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好。
  ……
  233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啊啊啊啊楼主为什么还不回来,我好想知道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
  
  234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我回来了,感谢各位,昨晚很顺利,而且他对我的态度真的好了很多。(╹◡╹人)
  
  235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捕捉!!!说,昨晚发生了什么[提刀威胁]jpg.
  
  236L 连霏♂
  咳咳,都上床了,还能发生什么[滑稽]/
  
  237L 一世长安·莫念
  楼上惊现哲学符号! (′゜ω。‵)
  
  238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没有,其实也没发生什么,就是,我抱着他睡了一晚上。这是我第一次抱他,他往我怀里蹭的时候真的好可爱〃▽〃
  
  239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??????可爱???还往你怀里蹭?这么快就弯了?太没出息了吧![怀疑人生]jpg.
  
  240L 软妹
  啊呀我脑补出了画面,帅帅的小哥哥半夜往大宝宝的怀里蹭寻找温暖的毛茸茸,好可爱呀!Σ>―(〃°ω°〃)♡→
  
  241L 大事
  楼上的妹子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不通顺吗?
  
  242L 植植植
  虽然软妹的话的确有点奇怪不过………是真的很可爱没错了![鼻血]/
  
  243L 软妹
  伦家语文不太好,不要介意嘛 (〃・̆ ・̆〃) ​​​​
  
  244L 连霏LF♂
  喂喂,你们都没人注意239L那位兄弟吗?为什么他这么激动,而且,那句“太没出息了吧”怎么听着像是他认识那位小澄哥哥。
  
  245L 大事
  我也早就想问了!我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很可疑(☆_☆)
  
  246L 小迷糊
  楼上上你怎么知道他名字里有澄?[惊讶]/
  
  247L 连霏LF♂
  看楼主id不就知道了,那么明显怎么会看不出来啊
  
  248L 楼上的泥垢了
  同意楼上
  
  249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没有,不认识,你们想多了。我这么惊讶纯粹是因为我也是个男的,感觉他有点给我们男同胞丢脸,居然一夜之间就弯了。
  
  250L 楼上的泥垢了
  那你觉得几夜弯掉比较合适?
  
  251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啧,至少也得三晚吧!
  
  252L 大事
  (ー_ー)!!

【曦澄】江澄生贺/现代pa/半论坛体(一)

提前祝我家澄生日快乐!(>y<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蓝涣靠在沙发上,手里握着手机,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点开了某知名论坛,找到一个腐女聚集地,发了一个贴子。

【求助】我跟我合租的室友相处了一个月,发现他完全就是我想要的类型,我特别特别喜欢他,但我没有谈过恋爱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追他,诸位可有什么好方法推荐一下?
  
  2L 软妹
  前排蹲✧٩(ˊωˋ*)و✧
  
  3L 砖抢2楼
  emmmm手慢了
  
  4L 楼上的泥垢了
 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见到一次砖哥手慢没抢到2L了
  
  5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喂喂,你们就没人注意楼主的问题吗?
  
  6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感谢楼上的仁兄帮忙正楼,在此谢过了!
  
  7L 大事
  看来是到了我出面的时候了!楼主能不能说一下他平时都喜欢什么?(请容我吐槽一句,5L那是什么破id(ÒωÓױ)!!!)
  
  8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哦,好的。我想想啊,他喜欢喝莲藕排骨汤,喜欢可爱的小动物,喜欢打游戏,喜欢池塘里的莲花,喜欢去划船,喜欢……(此处省略100字)
  
  9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[惊]/楼主真是个痴汉啊,观察得这么仔细!(顺便我jio得我的id很完美)
  
  10L 大事
  那你就做点他喜欢的事啊,比如送他一只小狗,给他做汤喝,带他去划船……等等,以此类推。(楼上的泥垢了)
  
  11L 楼上的泥垢了
  叫我干嘛?
  
  12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我试过了,但是……我邀他去看电影,他说“两个大男人看什么电影” 。我前几天送给他一只小狗,结果他有了狗就更不理我了,昨天我就想办法把狗送走了,他现在看起来有些失落。刚才我给他做汤喝,他说太难喝。我邀他去划船,他一口拒绝了,并且彻底不理我了……我也没办法了,这才来求助各位的。
  
  13L 晚风低吟
  这经历怎么听着那么熟悉……
  
  14L 软妹
  哇,楼主你好惨
  
  15L 心悦澄兮[楼主]
  不用你说我知道 (T▽T)
  
  16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没人注意13L的小伙伴吗?
  
  17L 盲生
  楼上你发现了华点( ͡° ͜ʖ ͡°)
  
  18L 晚风低吟
  我只是随口一说,你们继续。
  
  19L 大事
  呃,还挺难搞。不过……既然他喜欢小动物,那楼主你可以穿上毛茸茸的可爱睡衣然后找个借口跟他睡一起,说不定他觉得你手感好还会抱着你睡呢 😏
  
  20L 冰秋
  噫,好办法!请不要大意地上吧! (≧ω≦)/
  
  21L 云梦杠把子
  跪求直播!!!!!
  
  22L 颜值才是王道
  楼主你的心上人好看吗?
  
  23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谢谢19L的朋友,我这就去试试。另外,他特别好看,在我心里他最好看了。
  
  24L 颜值才是王道
  啊啊啊啊啊求爆照!!!
  
  25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未经他同意爆照不太好,但是我可以放一张他的背影,应该没问题 。
  [图片]jpg. (照片是从侧上方拍的,青年穿着浅灰色的风衣,正在蹲下身子抚摸一只白色的博美,出镜的一只手骨节分明,手指纤长,微微打开的领口隐约可见精致的锁骨。)
  
  26L 颜值才是王道
  woc鼻血
  
  27L 乖巧
  屏幕脏了,我先擦一擦
  
  28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有意思 ( ͡° ͜ʖ ͡°)
  
  29L 软妹
  虽然没看到正脸……但是能想象出来是很好看没错了 (/ω\*)
  
  30L 盲生
  那楼主一定也很帅!爆照爆照!!!
  
  31L 大事
  楼主呢?去哪里了 _(•̀ω•́ 」∠)_
  
  32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 估计已经在买睡衣的路上了,坐等 (☆_☆)
  ……
  
  蓝涣穿上外套出了门,去附近的商场逛了一圈,挑了一件乳白色的熊式连体睡衣。他去试衣间换上之后,出来照镜子,旁边的服务员都快看呆了。她完全没想到,这样一个温柔绅士的人居然会喜欢这种风格?
  不过还是很好看就是了。
 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。
  蓝涣付了钱,又去隔壁街角的小店里买了一份晚饭,这才匆匆忙忙回到住处。
  回去之后,他发现江澄还没回来,立刻松了一口气。他把饭菜放到保温筒里后,倒了一杯水回到自己的房间,放在桌子上准备好。
  蓝涣打开手机,发现自己的楼里已经堆了好几十层。
  ……
  83L 大事
  楼主怎么还不回来 (T_T)啊啊啊好想看他买了什么样的睡衣啊!
  
  84L 云雨
  刚爬完楼,我也好想看 (*´﹃`*)
  
  85L 盲生
  楼上真优秀
  
  86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我回来了,感谢各位热心相助,我正在等他回来 。(*๓´╰╯`๓)
  
  86L 颜值才是王道
  楼主小哥哥!!!想看你穿睡衣的照片qwqqq
  
  87L 软妹
  想看+1(〃°ω°〃)
  
  88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抱歉,在追到他之前,我还不想公开,不过我可以给你们看一下我买的睡衣。[微笑]/
  [图片]jpg.(照片上是一款连体睡衣,白色大熊样式,毛茸茸的。)
  
  89L 某某某
  妈耶好可爱,想上手摸一把⊙ω⊙
  
  90L 一世长安·莫念
  好软的样子1551ː(o›ᴗ‹o)ː
  
  91L 大事
  嗯,不错。不过男士睡衣还真有这么可爱的啊!
  92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楼主,能把买衣服的地址告知一下吗?我也想去给我家那位买一套 乛◡乛
  
  93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就在x市xx商城,三楼男士睡衣区。
  
  94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嘿,谢了~
  
  95L 心悦澄兮 [楼主]
  不用客气。
  
  96L 晚风低吟
  你怎么还在这儿?你项目计划搞好了?@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
  97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快了@ 晚风低吟
  
  98L 花怜
  楼上的怎么还聊起来了 (′゜ω。‵)
  
  99L 晚风低吟
  明天早上我还看不到计划你就去死吧。@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
  100L 蓝二哥哥的专属wifi
  知道了!事儿真多(小声bb) @ 晚风低吟
  
  101L 我可是要干大事的人
  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 [暗中观察]jpg.
  ……
  
  没过多久,江澄回来了,蓝涣连忙把手机收起来,去厨房将饭菜热上。
  江澄边脱外套边问:“你又在做汤?”
  厨房的蓝涣略显尴尬:“没有,还是从街角那个店里买的。”
  江澄拖着满身的疲惫去冲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在桌上摆好,蓝涣在旁边坐着等他。
  “公司事情很多吗?今天怎么这么晚。”蓝涣说。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了一个新人,麻烦事有点多。对了,你xx论坛id叫什么?”江澄揉了揉眉心,问道。
  “……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?”蓝涣心想,不会被发现了吧。
  江澄看他有些犹豫,便也没再追问下去:“没什么,你不愿意说就算了。快吃吧。”
  “那你呢,你id是什么?”蓝涣有些不放心,纠结一阵问道。
  “我?”江澄夹了一块排骨,说道:“我用的当然是云梦集团江澄。”
  蓝涣悄悄松了一口气,因为他的楼里并没有这个id。